標志情報局 - 全球LOGO新聞和品牌設計趨勢權威媒體
  • 手機版
  • 繁體字閱讀
  • 網址導航
  • 尋求報道
  • 當前位置:首頁 » 欣賞評論 » 訪談 »
    訪談 · 2018.05.29

    王受之:現在的設計教育就是游泳池里面放的鹽,寡然無味

    by lena.Z 7 Loading...

    王受之:現在的設計教育就是游泳池里面放的鹽,寡然無味

    王受之,汕頭大學長江藝術與設計學院院長:“我就覺得我們的設計教育、藝術教育,現在就是做規模,做大、做紅、做國際,到這個時候,倒過來出現了一個問題,就是設計到底是為了什么。”

    我們的設計出了什么問題?

    各位好,我叫王受之。講幾個故事給大家聽聽,都是跟設計有關的。今天我沒有東西要放給大家看,就是干講。

    我最近因為去參加了一個非常大的國際研討會,所以去了一個非常棒的酒店,酒店有一個新的廁所,非常漂亮,漂亮得簡直不像廁所,里面全是大理石。因為廁所那一層只有外國專家在用,所以走進去里面沒有人,很奇幻。

    走進廁所,一開門進去,讓我有點懷疑自己,男女廁所的標志畫得非常簡單,都只是一條線,旁邊沒有畫人,兩個紫顏色,并且非常小。我在那兒看半天,不知道該進哪一個。

    我就叫了一聲,Anybody there?里面沒有回答。因為沒有聲音,我就推門進去了。那個衛生間很大,大概有四個舞臺大,簡直是博物館級的。

    走進去以后,發現沒燈,我就呆住了。然后一走,第一層洗手間的燈就亮了。走到第二層的小便的空間,那里估計有十個小便器,我一講話,燈又亮了。

    我年紀大了,上廁所時間長一點,站在那里久了一些,突然,“啪”,燈熄掉了——這是智能化設計。沒燈了,我一下慌了。沒燈怎么辦?后來我靈機一動,一跺腳,“啪”,又亮了。所以我小便得挺辛苦,因為我要不停地跺腳。

    這件事使我聯想到去年一個更好玩的設計。我去南昌的時候,住進了一家五星級的賓館,人家告訴我,這是全智能的賓館。

    一般我們進旅館的前5分鐘或者10分鐘,第一件事就是到處找開關。通常我們進房間一看,里面有總控、廊燈、玄關燈,把它們都按完了以后,發現床頭還有一臺燈,然后又開始按那些燈的開關。有時候一按開關,有些窗簾自動開了,所以又得繼續再按。

    因為像我這種出差多的人,經常會想到前一晚住的酒店,其實兩個酒店不一樣,但是又忘記了,所以晚上又在那里亂按燈。現在終于有一個人告訴我,這個是高級設計的酒店,是全智能的酒店,好到沒有開關,我就覺得太愉快了。

    我走進去發現,動手它就會開燈,可是,有些時候你動手不代表想開燈,但是它也會開。這種設計的好處就不用說了,晚上非常安靜地洗了澡后,脫衣服睡覺,它整個就暗下來了,睡得很舒服。但是半夜要起床,一起床整個房的燈都亮了。

    因為半夜起床只是想朦朦朧朧地有點燈,方便上廁所,然后再繼續睡覺,結果它全亮了。特別是在我這個年齡,燈全亮了,我大概得一個鐘頭才能再睡著。睡到早上六點的時候,又有一點想上廁所,那個時候我就跟自己說,不要上,因為燈再亮,今天睡覺就完蛋了。

    我講這兩個例子就是想說,這就是design的問題了。現在我們大家都處在一個特別喜劇的年代,大家都非常地興奮,覺得我們的設計已經到了一個國際的高度。

    我講課基本只講歷史,不太批評,因為我覺得好像批評沒用。因為一批評的話,你會被滿城的人罵,他們罵你不會說你的設計是錯誤的,他們首先說你不愛國。這一罵就慘了,因為從這個立場上一罵,我就真是沒有辦法說話了。

    現在的設計的一個困難就是,設計批評沒法批評,因為一批評就變成別的問題,所以你不能講。

    中國的設計發展是我真正見證的,我應該是屬于中國推動現代設計的最早的那一代人。

    我記得第一次來深圳的時候,那時候華僑城還沒有,這個劇院也沒有。當時深圳的邊緣是在現在的崗廈那個地方,這邊都是紅土,現在的深圳變得車水馬龍。

    當年的設計和現在的設計有一個很大的不同,現代的設計,企業一定領先于院校。我們在學院里面做虛擬手機,怎么能做得過華為、小米、OPPO、VIVO等等。這些手機的工廠,都是有上萬人在做產品的研發,你在學校里面做虛擬手機,就是用個泡沫塑料模一個。

    但是80年代的時候,院校是領先于企業的,院校是最先進最快的。現在過了40年,院校肯定在技術含量、設計水準上面不如企業。但是現在問題是,院校教學生主要是教什么。

    40年前我們朦朦朧朧覺得,應該了解一點設計的知識,但我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院校和企業聯合上。我們那時候能夠做一點項目,裝修、景觀設計、海報等等,都會覺得是榮幸。我們在廣州美院甚至成立了一個公司,叫集美,現在集美組是個公司,并且延伸出了很多的公司。

    當時全國都走這條路,中央美院、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中國美術學院,這些學院都在大規模地朝這個方向去努力,并且很多人是以做到項目為榮耀。

    原來是“三來一補”,來樣加工,是外國的設計我們來做。但中國的企業經濟一引進來以后,我們把加工學會以后,很快連設計也掌握了,所以現在中國的東西做得非常地好。

    我們已經把問題都搞懂了,搞懂了以后企業當然發展迅速,但是院校還在原地踏步。

    我今天要講的觀點就是,我們中國的設計院校規模全球第一,但是我們設計的質量的確是差強人意。這就是說,設計走了40年有點走回原點了。怎么這么說呢?我們來看看院校的老師和學生的比例。

    我舉個例子。在我自己當院長的學校里,我們的老師和學生比是1:13,就是一個老師對13個學生。我剛剛從江蘇、浙江回來,我去看過的五個大學的師生比是1:21,也就是說一個老師帶21個學生。我到西北去看過幾個學校,比例是1:40。

    我在美國教了25年書的學校,師生比是1:3。大家想那要怎么辦?一個老師三個學生,這得要多少老師?它老師多,400多個老師,才1500個學生。大家會覺得說這預算太高了,當然學費很貴,這不用說了。

    但是有一點,別人兼職老師多。一個院校里面全職教授只有50個人,其他全是兼職的。很多人覺得兼職不行,一定要全職的,但別人就容許兼職。

    而且兼職老師也不差的,汽車系的設計老師有很棒的J Mays,是福特汽車公司的設計總監,還有Chris Bangle,寶馬汽車公司的設計總監。電影系的老師有Michael Bay,他是Transformers的導演,別人在第一線工作,當然以院校教書為榮。

    不管是羅德島設計學院,還是我們的藝術中心設計學院、普拉特學院、帕森斯學院,美國的這些學院里大量的是兼職老師,所以師生比是1:3、1:4左右。這個比例我就能天天都知道你,你的音容笑貌,你的情緒問題,我都知道,那我肯定教得好。

    我們當時在廣州美院,1982年整個設計系四屆學生,加起來不到100人。我們一年招25個,是到中南五省去招,每個省才5個,你想能不好嗎?所以那時候我們教出來基本上都是成品。

    2005年以后咱們擴招了,擴招的原因不是為了把教育搞上去,是為了學校多搞點錢。藝術學院招生在廣東省多招一個是一萬塊,現在可能是一萬五,數學系、哲學系、工學院,這些多招一個是六千塊。這個造成什么結果呢?全國所有大學都開了設計系。

    大家注意到這個問題嗎,中國現在有700所大學有藝術與設計專業,并且都開了博士、碩士課程,每個學院一年招生就招幾千人,多的上萬人,很嚇人。

    中國美術學院每年的考生是16萬人,16萬人去學校考素描,每個人喝兩瓶礦泉水就是32萬瓶礦泉水,加上他的爸媽各喝兩瓶,每一天的消耗就是100萬瓶礦泉水,收礦泉水瓶的人手都能收軟了。

    假如每個人再報三個學科,每個學科交150塊錢的報名費,你們算一算是多少錢,這就變成一個規模了。但是這個規模形成的前提背景是教育,教育是人教人的,不是機器教人的。

    中國原來的藝術教育,加起來就是8+8,8個美術學院,8個藝術學院,每個學校都是1:10、1:8,甚至1:4這樣的比例,中央美院長期是1:7這么一個比例,在這種比例里面,當然這個湯就煮得非常濃。

    我們老師就好像一把鹽,學校就好比一鍋湯,在這鍋湯里放一把鹽,湯是鮮味的。現在我們這鍋湯開始變成一個水缸,但還是只放一把鹽。最恐怖的是,按照現在多達250萬的藝術設計的學生數量,我們現在不是一個水缸的湯,而是在一個游泳池里放一把鹽。

    現在的設計教育就是游泳池里面放的鹽,寡然無味,大家已經忘記了設計教育是做什么的。現在我們大家再想設計,想到的就是規模,學位有多少、排到第幾位。

    這個排名這些年可把我折騰慘了。要進入那么多排名,每年都不知道搞什么,每年就是為了排名,所以在那個過程里面大家慢慢忘記了我們設計教育是做什么東西的。

    我參加了無數的設計大獎的評審,其實大部分的得獎作品我看不太懂,現在廣東話講得很惡毒,“博你不懂”,就是拼你看不看得懂,就是讓你不懂,懂了就不能得獎。

    如果你設計一個海報,說今天有音樂會一場,交響樂,誰演,就幾個字,然后有一只指揮棍或者有一只手,絕對落選。如果你把這海報弄得滿天都是符號,再上幾層不同的顏色,字體是反的,那肯定得大獎。

    這個是現在很常見的,工業設計展基本上是不能用的東西。工業設計得大獎的東西拿出來,一個麻繩綁著一個木片,告訴你這是生態的、環保的,你覺得不錯,給它打個甲等獎,完了以后這東西肯定是落選的。因為現在市場上賣的、我們在手機上看的東西,絕對不走這一路。

    這就變成了一個問題,我們設計教育在做什么呢?大家都不考慮這個問題,大家拼命地往前沖。

    今年是中央美術學院慶祝100周年校慶。我這輩子沒有見過一個美術學院能夠開這么大的活動。一到現場我就有點懵,那天有兩巴士的外國專家,有很多武警,包括天臺上也有。我想我們這些人應該不需要什么保護,后來得知有特大的領導要來,進去后我們都坐到很后面。整個開幕式宏偉莊嚴,全是大設計。

    開幕式完了以后我們就開展學術活動,三天之內,有36個學術活動同時開始,涉及到設計主題的就有16個。那真是讓人懵掉了,我主持的活動里面有40個外國人,而且都不是等閑視之的外國人。

    基本上世界包豪斯最大的全在那里,柏林包豪斯檔案館、德紹包豪斯基金會、魏瑪包豪斯檔案館的館長,并且世界上寫包豪斯最好的人也坐在那里。大家在那里聊半天以后,最后就是一個印度的學者講包豪斯對印度的影響。

    我在那里聽,好像覺得非常地渺遠,因為我覺得好像跟咱們中國關系不是太大。當然學術探討就是有很多人講話,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就覺得我們的設計教育、藝術教育,現在就是做規模,做大、做紅、做國際,到這個時候,倒過來出現了一個問題,就是設計到底是為了什么。

    我想了半天,我在美國教了這么多年書,其實講來講去設計就是一件事,設計師的核心訓練是學會怎么發現問題和解決問題,就這么一個事,一個最簡單的東西。

    有一次我去參加一個報告,我一到那里要上臺講話,主辦方給了我一瓶礦泉水,問題就來了:第一,這個礦泉水特別大;第二,一老頭站在那里拿了一瓶巨大的礦泉水在那里,是非常難看的。

    我說這是一個問題,他說那個問題怎么解決呢?我說能不能小一點呢?他們說小了好像不劃算,這個水肯定要多。如果我在這里喝水,我覺得最好看的狀態,是拿一個透明的玻璃杯喝,比較雅。

    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這個感覺,可能有人說要個工夫茶杯比較雅,我覺得玻璃杯給我的感覺最好。這個礦泉水的瓶子如果能做小一點,再把瓶子做成兩節,上面一節是蓋的,倒過來變成一個玻璃杯就很方便。

    當然香港有人做,劉小康老師做的那個是蘋果綠的,但是我這個年齡舉一個綠顏色的有點怪。我還是想要一個最干凈的直身玻璃杯,我覺得在什么場合我都很喜歡,這個例子就是一個所謂的問題的發現。

    回到我剛才說的酒店燈的問題。閱讀燈是最困難的,現在閱讀燈把它分解得很厲害。一上床以后有一根燈,它是一條彎管線,你要把它推進去,拉出來,然后找開關,然后光非常小,對著你。還有一個個閱讀燈,在頭頂上,一按,光就射向你的頭,好像被審判一樣。

    我想了半天,我覺得最舒服的酒店的燈還是我在德國的那種小城市遇到的,它就是一個床頭燈,就是用人手去擰開的。大家千萬不要忘記我們還是人,當你過度地給人去照顧,去設計,你就把人的本質給抽掉了。

    當你把每個人設定為一個白癡,你的設計是另外一套;當把每個人都設定成一個人的話,這個設計才是符合我們的要求的。這就是我們設計教育要做的事情,但這個事情現在壓根沒有人談,在所有的會議、所有的論壇上,大家都不談這種基本的問題。

    如果我談一個礦泉水的問題,大家說這笑死了,我們現在都談登火星的問題了,你還在談礦泉水呢。其實我們回到最基本的內容來說就是這個道理,我們講今天的設計出了什么問題,就是整個的一個基礎。

    現在很多人端久了,老覺得自己是個大師,我經常開會就見到這么一群大師。謊話很可怕,因為講多了自己都信以為真。我現在看設計界全是信以為真的人,這些人出來評判教導學生,絕對是貽害,我覺得糟糕的就在這里,我們忘記了設計真真實實的基礎是回到原點,為人民服務,為老百姓服務。

    設計和藝術的最大區別就是藝術是for me,藝術是個人的東西。如果我畫一張畫說討大眾喜歡,這是商業藝術,它絕對不是真實的好藝術。真實的藝術是我的藝術,藝術是for me。design是for you,是為大家的,我們不要把這一點忘記了。

    我們經常聽見人混淆藝術和設計。我說別這么說,藝術與設計不一樣,一個是for me,一個是for you,怎么能混在一起呢?昨天在南京還有一個學生問我,老師,如果碰見我的甲方品位極差,非常地艷俗,我怎么辦?

    我說你根本就沒有資格跟客戶說No,你是為人民服務的,你怎么能說No呢,并且客戶要做這個就說明有市場的需求,你可以以你的概念去告訴他,去勸說他,但你不能以藝術家來說,你們都是傻瓜,我最偉大,你根本沒這個資格。

    大家可能覺得王老師我今天跑來聽你講課,非常期待你講很多大道理給我聽。我覺得中國設計走了40年,現在是回歸零。今年2018年,有很多大美院遇到整周年,中央美院100年,中國美院90年,魯迅美術學院80年,只有廣州美院最慫,自己說自己是60年。

    其實沒有那么短。廣州美院往前算,可以算到1922年胡根天的時候,但現在是往1953年算。我是覺得非常地憤怒,別人都往前講,你往后講,我覺得這是個非常奇怪的事情。

    我在廣州美院參加60周年校慶的時候,我就說,沒有你們這樣的,別人湖南大學,一說有一千年,大家知道湖南大學是從朱熹算起,很厲害,別人是千年大學。廣州美院,這好家伙,你往60年說。

    但不管怎么說,我們這個設計走了這么大一圈,走到了現在,走過了虛華的階段,我們現在應該回到零,考慮設計是為什么。設計真正是要教育一代年輕人,做企業未來研發創意的后備軍,讓他們有flexibility,有彈性,有潛力,有想象力,有一種為人民服務的精神,這是我要講的核心。

    73+
    標簽:
  • 收藏
  • 張貼評論 點擊寫評論

    您必須 [ 登錄 ] 后才能發表評論!沒有帳號? 點擊注冊

    已有7人參與討論

    熱門評論
    1. 熱評

      zach局長  [編輯]

      2018-05-31 21:58:15

      想到我們學校那幾個天天想著評職稱的老師我就來氣

      回復
    2. 熱評
      legend

      Legend副局  [編輯]

      2018-05-29 19:31:25

      我恨他的現代設計史,太不像考試用書

      回復
    3. 熱評

      wale_1314副科  [編輯]

      2018-05-31 11:11:01

      說到我心坎里了。現在有些人,連基本功都沒掌握好,就開始設計了。不好好設計,非要設計的莫名其妙,偏偏一群看不懂人都在那里叫好。我們不提倡走極端,設計一定要通俗易懂,但要不能故意讓人不懂。很多畫插畫的,也許素描都不過關,畫一堆莫名其妙的拼湊在一起,就是一個熱鬧,大家就會去捧他,說他畫的好。不是說畫的像才叫好,但故意畫的四不像當成個性也不好。現在不好的現象就是看不懂的就是好的,你覺得看不懂也不能說好,否則別人就會說你沒有審美。不只是設計,很多東西一旦被捧起來,本來沒價值的東西也變的有價值了。這世界皇帝的新衣已經屢見不鮮了,要不隨大眾叫好,要么閉嘴。

      回復
    4. 熱評

      lanberxu科員  [編輯]

      2018-05-29 21:00:22

      很真實的現實剖析,說的很有道理!

      回復
    5. 熱評
      215ca5ded3

      正在吃瓜的阿坤科員  [編輯]

      2018-05-30 10:55:53

      設計的本質是For you。說的太好了

      回復
    最新評論
    1. Sinocat 副科

      2018/10/16 at 01:07

      想起了當年的平面設計課(選修)。
      老師突然讓交三個作業,分別要體現對稱,不對稱,旋轉對稱。
      我先馬克筆畫了兩個,不算很復雜的幾何圖形,
      然后下午快交之前訂書機在午休的時候啪塔啪塔的在一張方形卡紙的對角定了密密麻麻的一堆訂書釘。
      用訂書機去釘紙張的時候,有一個最大深度,再往前就會被頂住,這個作品就是基于此。
      交上去之后,我認真構思和畫的那些沒有被選中,宿舍里的六個人準備一周的作品也全部pass。
      老師拿著我的那堆訂書釘在課堂上展示。
      之后在學院里的展示欄里也有我這張。

      可能是其他的作品都是純粹的平面吧,都是紙上的手繪,唯獨這個有立體的感覺。
      說真的看到其他系同學路過的時候點評的時候有些尷尬。
      反正我們也不是什么專業的藝術院校,就普通高校的工科學院。
      我宿舍的同學因為感興趣所以報了藝術學院的選修。

      舉報
      0
      登錄回復ta
    2. zach 局長

      2018/05/31 at 21:58

      想到我們學校那幾個天天想著評職稱的老師我就來氣

      舉報
      6+
      登錄回復ta
    3. wale_1314 副科

      2018/05/31 at 11:11

      說到我心坎里了。現在有些人,連基本功都沒掌握好,就開始設計了。不好好設計,非要設計的莫名其妙,偏偏一群看不懂人都在那里叫好。我們不提倡走極端,設計一定要通俗易懂,但要不能故意讓人不懂。很多畫插畫的,也許素描都不過關,畫一堆莫名其妙的拼湊在一起,就是一個熱鬧,大家就會去捧他,說他畫的好。不是說畫的像才叫好,但故意畫的四不像當成個性也不好。現在不好的現象就是看不懂的就是好的,你覺得看不懂也不能說好,否則別人就會說你沒有審美。不只是設計,很多東西一旦被捧起來,本來沒價值的東西也變的有價值了。這世界皇帝的新衣已經屢見不鮮了,要不隨大眾叫好,要么閉嘴。

      舉報
      1+
      登錄回復ta
    4. 正在吃瓜的阿坤

      正在吃瓜的阿坤 科員

      2018/05/30 at 10:55

      設計的本質是For you。說的太好了

      舉報
      1+
      登錄回復ta
    5. 王八念經123

      王八念經123

      2018/05/29 at 22:50

      完全同意,現在好多大學就是以量取勝,管你最終培養的質量如何!

      舉報
      0
      登錄回復ta
    6. lanberxu 科員

      2018/05/29 at 21:00

      很真實的現實剖析,說的很有道理!

      舉報
      1+
      登錄回復ta
    7. Legend

      Legend 副局

      2018/05/29 at 19:31

      我恨他的現代設計史,太不像考試用書

      舉報
      2+
      登錄回復ta

    相關推薦

    7
    ×

    歡迎回來

    創建賬號

    注冊成為標志情報局(LogoNews)的會員可以發布文章、收藏文章、評論文章、發送私信、發布招聘、免費下載情報局提供的最新LOGO標志的矢量文件以及視頻資源...
    QQ登錄微博登錄
    立即免費注冊
    色小说-春色校园亚洲综合小说